“家装一哥”暴雷,中产哭了,小米也栽了
2024-06-11

|

1159

征战28年,“家装第一股”危机四伏。


从4月份开始,东易日盛(002713.SZ)负面消息不断,包括多地分公司跑路、拖欠工资、供应商维权等,一时间人心惶惶。


5月中旬的业绩说明会上,东易日盛董事长、总经理陈辉亲自解释,关店只是正常的调整优化,但仍引来深交所问询,要求说明一系列负面消息是否属实。


5月31日,东易日盛的回复函迟了几天,但回应详细,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没多大事”。大概意思是,去年以来关了28家店,都属于亏损,是正常调整;承诺不逃废债、不赖帐。


不过,回复函称,除了要卖资产,还在寻找外部战略者。这等于是承认公司存在资金困难。


东易日盛股票近三天跌掉近20%,被东易日盛股票套住的投资者,希望雷军伸出援手。只是,作为第三大股东的小米,不止投资亏损,连几千万的广告费都还没收回来。


经历过房地产周期起伏的东易日盛,今年年初还以395.27亿的品牌价值,排在家装行业首位,但短短几个月内就走到“暴雷”这一步,当然有外部大环境的原因,但显然也不能全部归咎于此。


01

四个月关13家店,总部微信公众号停更


5月本是装修旺季,东易日盛却屡传闭店。


6667e8d365f4f.png

东易日盛公布的闭店情况,图片截自其公告。


据媒体报道,5月15日,武汉的东易日盛旗舰店,人去楼空。与此同时,东易日盛在郑州、上海、合肥、宁波、无锡、深圳等地的分公司,都陆续传出门店关闭、拖欠主材商货款等情况。


5月27日,长沙多名消费者向媒体投诉称,他们花费了几十万、上百万与东易日盛长沙旗舰店签订家装协议,近期遭遇停工,有的业主家甚至还没进场。


按长沙东易日盛旗舰店工程部负责人的说法,“长沙的公司本来运转挺好,因为另外一个城市‘爆雷’后受到了各种挤兑,挤兑之后导致我们现在也转不动了。”其表示,客户要退款的话,总部给的时间是9月30日之前。


不过,在社交媒体上,不少消费者质疑,9月30日前退款,只不过是东易日盛的缓兵之计。因为东易日盛欠的钱数目不小。


据36氪5月份的报道,仅郑州地区维权群人数近300人,涉案金额超千万。


按东易日盛回复深交所称,截至目前不完全统计,因闭店涉及未能按原有流程履约的客户1792户,金额约1.63亿元;涉及供应商厂家716个,未支付的采购金额约8560万元。


东易日盛的闭店,并不是突然发生的。


据媒体报道,自去年10月起,东易日盛北京总部员工只收到过一次工资,此后就没有再发过工资。


按东易日盛在回复函中所称,其去年关闭了15家店,而今年前四个月就关闭了13家店。资金压力显然在不断加大。


但东易日盛不承认存在资金链断裂,“公司不存在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还表示要积极解决闭店给消费者和供应商带来的问题。


要解决问题,说白了,就是得有钱,但东易日盛现在应该是拿不出钱,不然也不会说要通过卖办公楼、厂房、仓库、抵押子公司资产等筹措资金。


消费者和供应商还心存希望,肯定不希望东易日盛倒下,但一些员工不想再等了。


6667e8e0ab331.png

东易日盛总部微信公众号最后一篇推文截图。


5月31日,就在东易日盛发布回复函当日,总部微信公众号“东易日盛家居装饰集团”发出告别文《致:终将奔赴新征程的我们》,该文以小编口吻,表示要告别奋斗9年的地方,最后“感谢关注支持我们的粉丝”。该公众号也就此停更。


02

小米被套,私募亏损也要出逃


东易日盛用一封回复函,传递不躺平、不跑路的姿态,其股价在5月31日直接涨停,但接下来三个交易日持续下滑,累计下滑约20%。


资本市场的信心,早就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东易日盛2014年上市,隔年赶上牛市,股价一度超过34元,但很快就开始走下坡路,近5年来长期在10元以下徘徊。截至6月5日,其股价为2.59元,市值为约10.87亿元,较巅峰期下跌超过九成。


股价长期萎靡不振,股东们可就惨了。


6667e935c5de1.png

截至今年3月31日,东易日盛十大股东持股情况。图片截自东方财富网。


2020年10月,小米科技(武汉)有限公司受让东易日盛2100万股权,占后者总股本的5.01%,由此成为第三大股东。


原以为抱上了大腿,投资者也是翘首以待双方的合作。但每次面对投资者的询问,东易日盛方面的回复都是“积极探索家装领域合作”。


据36氪,有东易日盛员工称,双方一直都没有实质性合作,仅在小米入股之初,东易日盛承诺在小米电视等生态链设备投放广告,该员工称:“广告确实播出了,但东易日盛没有按时支付小米公司广告费,涉及欠款金额在四千万以上。”


由此看来,小米这笔交易实质上成了纯财务投资,但收益有点惨。


当年入股时,东易日盛股价至少在7元以上,而如今股价不到3元,小米持股市值至少缩水近9000万。不过,对现在的小米和雷军来说,亏掉一个小目标已经不算什么了。


只是,投资者仍心存期待,4月份还有人在投资者平台询问,小米汽车上市火爆,不知道东易日盛是否与之有合作。如今,有投资者更是希望小米能伸出援手。


与小米的坚守不同,一开始就冲着赚钱而来的中阅资本,去年三季度开始增持东易日盛,今年2月持股超过5%。


没想到,自从进来后,东易日盛的股价就没怎么涨过,中阅资本熬不住了。5月25日,据东易日盛公告称,中阅资本于5月22-23日减持2.3859%股份,交易均价为3.58元/股,而当时的买入交易均价为约5.67元/股,缩水近四成。这是亏本也要跑啊。


股价萎靡背后,是东易日盛业绩不振。


财报显示,东易日盛的营收在2021年达到42.91亿元后,就下滑到30亿以下,净利润也是亏多赚少,近两年更是亏损约9.5亿,今年一季度又亏损1.16亿元。


6667e94212f8f.png

东易日盛近年来业绩情况。


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东易日盛总资产27.39亿元,总负债为26.61亿元,净资产仅7868.79万元,资产负债率达到97.13%,比房企还要高。偿债能力实在令人担忧。


03

分公司离心,焚香的老板还有招吗?


东易日盛的危机,已酝酿多时。


早在2020年末,因持续亏损,东易日盛股票面临被ST,当时,该公司卖出北京19套房产,回笼约8400万资金,才让业绩转危为安。


作为第一家上市的家装公司,东易日盛以高端家装起家,是传统家装行业的龙头企业。但随着互联网家装的兴起,早在2019年,东易日盛业绩就受到冲击。之后,又经历三年疫情,以及地产寒冬,东易日盛的衰落,似乎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近两年,已经有超过120家家装企业宣告破产。但面对规模超过1.7万亿的存量房装修市场,东易日盛的危机,也不能只归咎于外部压力。


东易日盛由陈辉与前妻杨劲共同创立,陈辉是建筑业出身,负责技术与业务,杨劲则负责管理。但2021年9月,二人离婚,杨劲退出公司经营,只保留股份。


据“消费者报道”,长期在装修业务一线人士分析,杨劲退出后,陈辉接手管理,大刀阔斧地扩大店面、搞数字化家装,在科技上投入得比较多,对经营管得不是很多,这可能导致了东易日盛如今的危机。


管理上的问题,在此次闭店危机中有所显露。


按陈辉此前透露,截至目前,东易日盛在全国共有22家分公司。此外,东易日盛还有64家直营店、34家加盟店。但东易日盛对这上百家店的凝聚力,似乎并不强。


以业务排在全国前列的郑州分公司为例,据36氪报道,多名郑州地区消费者表示,东易日盛停工前一个月,郑州分公司总经理余炬斌于3月30日举行签售会,诱导消费者下单,还承诺部分签单消费者,如果将预售款打至余的私人账户,可以享受更大程度优惠。


此外,据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聊天截图显示,在东易日盛的装修客户服务群中,有材料商在群内发了一张“到货清单”,收货方却不是东易日盛,而显示为“瑞高”。这是一家新成立的装修公司,其与另一家装修公司,可能与东易日盛郑州分公司人员有关联。


东易日盛其他分公司是否存在此类行为,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分公司正试图与总公司划清界线。在东易日盛分公司“跑路”消息传出后,北京、西安、天津等地的分公司,都表态称与自己无关,并强调自身的独立性。


资金危机之下,一些分公司选择闭店跑路,一些分公司可能另起炉灶,分崩离析之下,东易日盛这块金字招牌,还能保住多久?


根据36氪此前报道,在5月8日之前,在东易日盛北京总部,陈辉每天早上上班时,都会给关公烧三炷香。


现在看来,陈辉焚的这些香似乎没起到作用。站在悬崖边的东易日盛,需要强有力的外部援助,就是不知道陈辉能不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