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西北,一个“超级枢纽”即将诞生?
2024-07-10

|

698

这段时间,新疆站上“风口”。

前几天,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举行。一个共识是,经历23年的发展,在上合组织从区域向全球蜕变的大背景下,新疆正由地理中心变为合作的纽带。

上个月,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项目三国政府间协定正式签署,标志着等待近三十年的中吉乌铁路将开始实质性开工建设,让喀什“起飞”在即。

再往前(5月),电视剧《我的阿勒泰》热播,带动新疆阿勒泰旅行热度大幅上涨,进入2024端午假期黑马目的地榜。一刷朋友圈,总能发现有的人在阿勒泰,或在去阿勒泰的路上。

种种迹象表明,身居亚欧大陆腹地的新疆,正在时代的变局中,迎来蓬勃发展的契机与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潜力

日前,中国与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分别发表三份联合声明:

“双方愿共同细化中哈第三条跨境铁路建设方案并将按程序商定接轨点……挖掘跨境货物运输和口岸潜力,深化中欧(亚)班列和跨里海国际运输路线务实合作,增加航班数量。”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联合声明》

“中方愿积极参与跨里海国际运输走廊(‘中间走廊’)建设与开发……共同推动中欧班列南通道平稳运营和加速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塞拜疆共和国关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双方重视建设中-塔-阿富汗交通走廊,逐步实施中-塔-乌兹别克斯坦公路现代化改造……共同打造‘中-塔-乌-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多式联运走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虽然没有“点名”,但新疆很难被绕过去。为什么这么说,看一眼地图就知道了。

wzRMnLyrf35m4ticHgSSib2I41daDyu9dJpMzju8P9G4icIRm9z35VB97x6U4KlvzxCKiaxaKkALKE7Kwyo570CGjg.png

事实上,随着中国不断强化与中亚、西亚国家的合作,“五口通八国、一路连欧亚”的新疆,已经成为绕不开的桥头堡。

今年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上指出:“要坚持以大开放促进大开发,提高西部地区对内对外开放水平。”对此,新疆是有底气的。

今年5月,国新办举行的“推动高质量发展”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披露了一组让人印象深刻的数据:

2023年,新疆GDP、投资、消费、进出口、财政、居民收入等6项主要指标增速均位居全国前5位。今年一季度,新疆延续领先势头,GDP增速5.6%,高于全国0.3个百分点。

人口方面,新疆的表现也出乎很多人意料:2023年,新疆常住人口增加11万人,在全国10个实现常住人口增加的省份中高居第5,且增量居中西部第1。

亮眼的数据,说明新疆不仅地缘位置重要、区位优势独特,经济同样表现出了十足的潜力。

去年12月,各地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的表态,新疆格外积极:“抢抓机遇、狠抓落实,突出重点、把握关键,看准了就抓紧干,能多干就多干,推动新疆经济工作取得更大成效。”

有一种时不我待的冲劲。

通道

内陆城市、地区想发展,交通尤其关键。

wzRMnLyrf35m4ticHgSSib2I41daDyu9dJuxHDIrPsR0LfPsXGyyibQl9qRx8KbVK17ptu9Idye6SGePTNF5tqvLA.jpg

作为带动中国-中西亚合作的重要载体,中欧班列开行十年,去年开行突破1.7万列,是2015年的21倍。

中欧班列在国内分为三支,东通道经满洲里(绥芬河),中通道经二连浩特,西通道经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其中西通道开行班列占全部班列数量近半。

尽管新疆已经拥有了阿拉山口、霍尔果斯两大铁路口岸,但都在北疆,南疆还没搭上中欧班列的快车。

就在上个月,筹划了近三十年的中吉乌铁路修成正果。中吉乌铁路从新疆喀什向西出境,经吉尔吉斯斯坦,在乌兹别克斯坦接入中亚铁路网络。

喀什坐拥亚欧十字路口,铁路时代却成了末端梗阻。喀什距伊朗德黑兰比距兰州近340公里,距土耳其安卡拉比距上海近330公里。凭借喀什的黄金位置,中吉乌铁路将成为中国到欧洲、中东的最短货运路线,路程缩短900公里,时间节省7至8天。

wzRMnLyrf35m4ticHgSSib2I41daDyu9dJw3DofPtqcnPXCwecl7us9XX2bUGXDNpRMkK2YIH0zS3Ishc67U0EtA.jpg

2010年,喀什、霍尔果斯获批成为全国仅有的两个内陆经济特区,当时喀什主政者曾提出以“东有深圳、西有喀什”为目标。

去年,喀什、霍尔果斯再次被委以重任。2023年10月31日,新疆自贸试验区获批成为全国第22个自贸试验区,其中包含了乌鲁木齐、霍尔果斯和喀什三个片区。

喀什有“深圳梦”,但新疆之大,不太可能依靠单核驱动。

新疆面积比河南、山东、河北、北京、天津、山西、陕西、湖北、安徽、江苏、上海、浙江、湖南这13个省份加一起还大,首府乌鲁木齐到“特区”喀什的航线距离比北京飞长沙还远。

坐拥5400公里的漫长边境线,新疆还有更大的可能性。

wzRMnLyrf35m4ticHgSSib2I41daDyu9dJ51okgpj1NeMatJenric4GxpIJ0ZfZE52VV7zic0EugIx63icEgSJbWibKA.png

本组图片来源:《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 年)》

中哈联合声明特别强调“细化中哈第三条跨境铁路建设方案”,哈方还建议增开木扎尔特-纳林果勒口岸和阿黑土别克-捷列克特口岸。

随着交通网与口岸的加密,新疆有望在乌鲁木齐之外,在准格尔盆地、伊犁河谷、塔里木盆地分别形成阿勒泰、伊宁-霍尔果斯、喀什3大枢纽城市。

与此同时,新疆与内地的联系也将更紧密。

据传今年7月开工的准淖铁路(准东将军庙-哈密淖毛湖)与G7京新高速平行,未来接入内蒙古铁路网后,将形成新疆进京最短通道。

去年9月,格尔木至库尔勒铁路扩能改造工程启动,将实现运能提升至3000万吨/年以上。这条铁路与西部陆海新通道相连,将形成新疆通往西南和大湾区的最短通道。

wzRMnLyrf35m4ticHgSSib2I41daDyu9dJWhoxwg0zuqlYh8gJqtp4COJNjVA9ClaUjlTA62LYLEib9Ty4Hl44cNQ.jpg

格库铁路示意图 图片来源:新华网

同时,向天空要发展。现有25座民用机场的新疆,是国内机场数量最多的省份。还有8座机场在建设中,到“十四五”末,新疆民用机场将达33个,以乌鲁木齐为中心的枢纽轮辐式航线网络将进一步优化。

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是全国单跑道最繁忙机场。目前乌鲁木齐国际机场改扩建工程进入最后的调试阶段,占地总面积12.62平方公里,包括新建50万平方米的T4航站楼、2条跑道和177个停机位。

“留量”

有人担心:这么多的基建,新疆真的需要吗?

先来看一组数据:去年,新疆旅游人次创历史新高、旅游收入同比增长2.27倍。

油气生产当量达6606万吨、连续3年居全国首位,新增原煤产量4600万吨、增量居全国第2。

风电光伏等新能源装机规模已突破7000万千瓦、占总装机近五成。“疆煤外运”1.2亿吨,“疆电外送”1263亿千瓦时。

大量人和货都要流动。乌鲁木齐机场现有航站楼人头攒动、单跑道不堪重负,兰新铁路更是早已突破运力上限。

当然,新疆想接住这“泼天富贵”,也亟需解决“流量”变“留量”的必答题。

今年4月新时代推动西部大开发座谈会上表示:坚持把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作为主攻方向,因地制宜发展新兴产业,加快西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

过去大家流行讨论“雁行模式”,日本产业转移到四小龙,四小龙产业转移到中国东部沿海,东部沿海产业转移到中西部。但产业发展有其自身规律,西部无法全盘照搬东部模式。

参加座谈会次日,新疆召开自治区党委常委会上提到:要把发展特色优势产业作为主攻方向,高质量建设“八大产业集群”,因地制宜培育新质生产力,加快产业转型升级。

这里的“八大产业集群”指向油气生产加工、煤炭煤电煤化工、绿色矿业、粮油、棉花和纺织服装、绿色有机果蔬、优质畜产品、新能源新材料。

可以说,新疆的产业选择非常务实。

中国足够大,不同区域完全可以错位发展,不需要每个地区都All in最高精尖的领域。新疆的重点产业还有农业、矿业、能源和旅游业,不同城市完全可以立足自身优势,站在各自优势产业的“塔尖”。

去年新疆自贸试验区的总体方案中,喀什的定位是联通中亚和南亚的商品加工集散基地,一边承接东部沿海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一边做大做强外向型经济,培育跨境电商。

wzRMnLyrf35m4ticHgSSib2I41daDyu9dJMhkzia29ld6u4sBKfoHdFP9vVh3ibY3FL6j9qVoWCOUylSx6wzwbzicSQ.png

新疆自贸试验区示意图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这不仅要求人口的集聚,还在客观上要求更为强大的物流运输能力和完善的供应链。如果把中亚贸易,再加上未来要在中亚国家建设的海外仓,物流效率将会有更为惊人的提升。从新疆出发,聚焦在小商品上的跨境贸易将会迎来拐点式的增长。

喀什有望成为像杭州这样的跨境电商重镇。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管理所所长王国文指出:与北、中线直接由火车过境不同,铁-公-铁的运输模式为在喀什转运的企业停留下来、进行就地加工转化提供了机会,也让供应链管理中的一种“延迟战略”得以发挥。

所谓“延迟战略”,是指不经过提前预测,而是在得到了确定的市场需求信息后,才开始进行产品生产和物流运作,并由此准确满足顾客需求的战略机制。

王国文解释:与传统制造产品不同的是,不少电子产品都能在作为供应链最末端的口岸进行组装,在前端工厂进行大规模生产后,口岸有望成为接受定制化柔性生产的载体。

如今,发挥出优势的新疆,正在逐步由后方走向前台,在中国经济版图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随着通道的拓展,新疆在增加自身连接能力的同时,也将为国家开辟出新的开放空间。

“随着共建‘一带一路’深入推进,新疆不再是边远地带,而是一个核心区、一个枢纽地带。”